大玩家彩票网址

    1. <form id='Qavfwg'></form>
        <bdo id='Qavfwg'><sup id='Qavfwg'><div id='Qavfwg'><bdo id='Qavfwg'></bdo></div></sup></bdo>

            游客您好,您还没有登录哦!会员登录 申请会员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党组成员、专职副理事长 王志轩:加快创建世界一流电力企业的三个建议

            发布时间: 2019-09-24     来源: 中国电力网

            新中国电力工业70年促进了中国可持续发展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中国电力工业实现了由小变大、由弱到强的跨越式发展,在成为世界电力强国的同时,为中国可持续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首先,电力工业有力地支撑了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中国电力工业坚持人民电业为人民、适度超前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方针持续快速发展。无论是电网规模、发电装机规模还是发电量都跃居世界首位,技术与设备水平、污染控制水平进入世界先进行列。中国继2009年电网规模超过美国后,2011年、2015年全国发电量、发电装机容量先后超过美国,此后稳居世界第一。

            到2018年底,发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分别达到19亿千瓦、6.99万亿千瓦时,与1949年相比,分别增加了1027倍、1265倍。人均用电量1949年、1978年、2018年分别是7.96千瓦时、261千瓦时、4945千瓦时,2018年的人均用电量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与发达国家工业化初期水平持平,创造了人类电力发展史上的奇迹。

            评价电力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对应关系可以用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来体现,即一段时间内电力消费增长速度与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速度的比值。从发达国家实现工业化过程的经验看,在工业化初期经济结构偏重化工,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一般在2左右;在工业化过程中第三产业比重逐步加大,经济结构趋于轻型化,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一般在1~2;实现了工业化后第二产业比重明显下降,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则小于1。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加快了工业化进程,到2018年人均GDP达到6.46万元人民币(约9780美元),但中国的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总体小于1,说明了我们用相对少的电力支撑了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

            其次,中国电力工业发展显著提高了人民生活质量。新中国70年的历史,是中国人民筚路蓝缕与贫穷落后持续作斗争奔幸福的历史,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持续加大脱贫力度,前后有7亿多人脱贫。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从煤油灯到电灯再到各种形式的家用电器,从经常停电、电压不稳到持续稳定的电能供应,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人们从日常生活中都切身感受到电力发展对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带来的变化。

            2015年,我们解决了全国最后20万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在全球依然有10亿无电人口的背景下,中国的成就绝无仅有、举世瞩目。中国人均生活用电量有统计数据以来,1986年的用电量是22千瓦时,到2018年达到695千瓦时,32年提高32倍!2018年,全国用户供电可靠率达到99.82%,即平均停电时间15.75小时/户,较1985年减少了100小时以上。在用上电的基础上,逐步实现了城乡居民用电同网同质同价。

            进入新世纪,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逐步快速发展,尤其是2010年后光伏发电的迅猛发展的同时,为推动扶贫事业也做出了贡献。由于光伏发电具有清洁环保、国家补贴、收益稳定的特点,自2014年国家开始推动光伏扶贫工程,截至2017年底,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的940个县的光伏扶贫项目,直接惠及3万个贫困村164.6万贫困户。

            第三,电力工业发展对大气环境质量改善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长期以来中国能源的特点是以煤为主。电力工业是能源转换工业,即把低质量的煤炭能源转换为高质量的电能,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转换过程中一部分热能会通过冷源传递到环境中,因此,能源转换效率的高低是衡量电力工业先进性的重要指标。1978年中国火电厂生产1千瓦时净电能(扣除电厂用电部分)需要471克标准煤,到2018年减少到308克,即1978年生产出1千瓦时净电能所需的煤炭,到2018年则可生产出1.53千瓦时,煤炭转换为电力的平均效率由落后水平追赶到世界先进水平。

            在煤炭转换为电能的过程中,煤中的二氧化硫、烟尘和燃烧过程中产生的氮氧化物等污染物通过烟囱排放会对空气质量造成显著影响。中国政府一直高度重视电力环境保护工作。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就制定煤烟型污染技术政策规定,主要是通过高烟囱进行污染扩散,降低污染对环境质量的影响。随着技术进步与设备国产化推进,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逐步趋严,不断强化工程治理措施去除烟气中的污染物。

            全国公用电厂烟尘(颗粒物)排放已经从1979年的600万吨减少到2018年的21万吨,二氧化硫的排放从2006年的1350万吨峰值降到2018年的99万吨,氮氧化物排放从2011年的1000万吨峰值降到2018年的96万吨。每千瓦时煤电排放的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3项污染物排放之和为0.43克,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中国长期以来基础能源是煤炭,工业用能、城市供热、老百姓用能以煤炭为主,相对于电力工业其污染控制措施水平低、对环境质量的影响大。几十年来,中国不断通过加大热电联产的力度解决城市分散供热问题,如在一个城市建设一座烧煤电厂可以替代几百个城市小燃煤锅炉,能极大改善城市环境空气质量。但就总体比例而言,中国也只有50%多一点的煤炭用于发电,与发达国家一般百分之八九十用于发电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散烧煤是造成了中国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已是社会共识。

            温室气体排放是造成气候变化的主要人为原因,而煤炭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是主要排放源。几十年来,电力工业通过结构调整,不断提高非化石能源发电比重,提高高效火电机组的比重,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并取得了显著成效。

            非化石能源发电量比重已经由上世纪约20%提高到2018年的30.9%以上;风电、光伏的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已是世界第一;30万千瓦及以上火电机组容量比也由1978年的不到5%,提高到80%以上。2006-2018年,通过发展非化石能源、降低供电煤耗和线损率等措施,电力行业累计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137亿吨,减缓了电力二氧化碳总量的增加。

            未来,加快创建世界一流电力企业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这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中,党中央对新时代中国大型企业发展确定的目标方向和根本遵循。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我国理所应当成长和培育出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我国的电力企业理应在世界市场上争得更高的地位。

            我对世界一流企业也做了较为长期的研究和探索,综合国内外机构、专家学者关于世界一流企业的评价和认识,及世界电力领先企业的经验,我认为,世界一流发电企业一般都具备超强的规模与业绩;能够在企业统一战略规划引领下,有效管控各种风险、配置各种资源,利用高素质人才队伍及科技创新能力,低耗高效地生产出安全、可靠、清洁的电力,取得社会经济效益、为环境和社会做出贡献。

            当前,我国电力企业多项指标已跃居世界第一或前列,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南方电网公司和几个大的能源发电集团公司成为《财富》世界500强等各类排行榜的常客。国资委在今年年初公布的10家企业作为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中,国家电网、中国三峡集团、国家能源集团、中广核都被列入其中。但是,跟很多世界一流企业相比,我们还要寻找差距。

            首先要更加重视低碳发展问题。当前世界能源转型的方向是向低碳能源发展转型,而我国能源结构和电力结构仍然是一个以煤炭和煤电为主的结构。全球能源发电经历了从由煤炭替代柴薪阶段,到石油替代煤炭阶段,再到天然气替代石油的阶段,我国能源结构中,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到了70%,天然气发电量占比不到5%,但对外依存度已经到了45%,且价格高。这种能源约束对我国走传统的能源替代道路产生了重大障碍,但是中国电力工业的发展实践以及中国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成本下降的经验,为中国实现跨阶段的能源低碳转型提供了可能。

            第二,要加强电源电网之间协调。我国电网和电源都得到了长足发展,规模大、技术水平世界先进,但由于我国能源资源分布与用电负荷分布不均衡,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在电源和电网发展中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无序发展和科学匹配不足等问题。

            比如,新能源发电利用率不高的问题、新能源发展补贴不到位问题、大型高效煤电机组低负荷运行问题,这些问题总体上是发展中的问题,尤其是能源快速转型和电力用户端快速变化带来的不协调问题,也有中国能源资源固有的客观原因,关键是只有人们的认识水平快速适应形势发展,才能有效解决这些问题。

            重要的是要把电源与电网发展放到一个系统中统筹考虑,把技术与经济放到一起考虑,加强电网与电源协调,加强各种电源之间的协调,加强大电网与分布式微电网协调,以系统最优替代某一方面最优。

            第三,有效解决长期存在的煤电矛盾。煤电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间仍然是电力系统安全、经济运行的重要支撑,煤电的合理使用也是支持能源低碳转型的重要支撑。我国煤电矛盾长期尖锐、煤电企业近年来又遇到大面积亏损,尤其是市场煤、计划电的矛盾与经济发展、能源转型交织在一起增加了解决煤电矛盾的难度。

            我国已经坚定了通过走电力市场化道路解决煤电矛盾的路子,但是电的问题不仅仅是电力市场能够解决的,还要与能源市场、电力安全、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密切相关,不是简单地将电力发展的矛盾交给市场解决,而是需要根据形势的发展、能源转型对煤电新定位等条件,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完善市场机制。

            在创世界一流企业中做好低碳发展,我的建议是:第一,高度聚焦低碳发展问题。低碳发展是世界能源转型趋势,也是中国能源转型趋势,但中国低碳转型难度更大,主要原因是我们是在一个新的、高碳能源体系下向低碳能源转型,付出的代价会更大。因此,更加需要直面巨大困难,把低碳发展纳入企业核心战略,在社会责任建设中把低碳发展放到突出的位置。

            第二,要更加注意协调好污染控制、节能、低碳发展等各种要求的协调,关键是处理好底线要求、本质要求和效益要求的关系,防止某一方面的极端化而产生新的得不偿失的问题。

            第三,还是要注意用市场手段来推进低碳发展。碳排放交易机制是中国重要的碳减排政策,加之电力市场深入推进,将会倒逼企业改变现有生产和经营模式,企业需要尽快适应场化改革的需要。在低碳发展方面,中国电力企业任务艰巨。在能源生产端,中国只有约一半能源转化为电力,在能源消费端电能约占25%,这为电力在能源转型中发挥作用提供了空间,电力企业要为一次能源的电力化和终端能源的电能化发挥好主力军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