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玩家彩票网址

<small id='Mgktxo'></small><noframes id='Mgktxo'>

  • <tfoot id='Mgktxo'></tfoot>

      <legend id='Mgktxo'><style id='Mgktxo'><dir id='Mgktxo'><q id='Mgktxo'></q></dir></style></legend>
      <i id='Mgktxo'><tr id='Mgktxo'><dt id='Mgktxo'><q id='Mgktxo'><span id='Mgktxo'><b id='Mgktxo'><form id='Mgktxo'><ins id='Mgktxo'></ins><ul id='Mgktxo'></ul><sub id='Mgktxo'></sub></form><legend id='Mgktxo'></legend><bdo id='Mgktxo'><pre id='Mgktxo'><center id='Mgktxo'></center></pre></bdo></b><th id='Mgktxo'></th></span></q></dt></tr></i><div id='Mgktxo'><tfoot id='Mgktxo'></tfoot><dl id='Mgktxo'><fieldset id='Mgktxo'></fieldset></dl></div>

          <bdo id='Mgktxo'></bdo><ul id='Mgktxo'></ul>

        1. 游客您好,您还没有登录哦!会员登录 申请会员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德国或提前完成淘汰煤电计划

          发布时间: 2019-03-04 09:34:00   作者:无   来源: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

          E3G是全球杰出智库之一,在全球智库指数报告中,E3G连续三年被评为全球第五大环境智库。AlexanderReitzensteinE3G柏林办事处气候与能源政策顾问,其工作重点是德国和欧洲的低碳转型,包括淘汰煤炭、能源转型以及可持续金融。在本篇访谈中,AlexanderReitzenstein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在德国逐步退出煤电的过程中,如何保证煤炭区域的公正过渡、帮助煤炭工人转型的问题。同时,他认为中国和德国作为全球重要的工业、制造业国家,未来合作潜力巨大。

           

          德国可能提前完成淘汰煤电计划

          记者:德国能源转型过程中面临哪些关键挑战?

           Alexander Reitzenstein:德国将在2022年前逐步淘汰核能,煤炭委员会建议最迟在2038年前逐步淘汰煤电;然而根据2018年的数据,煤电仍占德国发电量的38%,核电占13%。对于能源系统来说,在给定的时间框架内部署足够数量的替代能源(主要是可再生能源)并建立额外的电网基础设施和储能技术是一个关键挑战。

          另外一个挑战是,对于受到逐步淘汰煤电影响的地区来说,为煤炭行业的工人提供替代工作并吸引投资很重要,这将确保未来低碳经济中社区的美好未来。德国要履行其国际气候承诺,必须在2030年左右提前逐步淘汰煤电,因此随后对计划的审查可能会更加严格。其他因素可能会影响淘汰煤电计划的轨迹,例如,二氧化碳价格的上涨、可能发生的诉讼、绿色金融发展以及更加严格的欧洲监管(包括空气污染)。与中国类似,煤炭在某些地区发挥着关键作用,在限制气候变化影响和减少空气污染的同时,为居民争取正确的过渡政策,将使我们在未来几年忙得不可开交。

           

          风电、太阳能发电将是主力军

          记者:煤电在德国能源结构中占比很高,淘汰计划实施后,德国将如何弥补这一电力缺口?

          Alexander Reitzenstein2018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德国发电量的40%以上,天然气占7%。德国政府承诺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的份额提高到65%,由于目前德国能源系统的特点,许多现有的天然气发电厂都在低容量运行。与此同时,德国是电力净出口国,尽管煤电和核电的逐步淘汰可能会导致出口份额下降,但可再生能源产能的扩张雄心勃勃,尤其是风能和太阳能的扩张,将为填补这一缺口贡献最大的份额。

           

          记者:天然气发电会扮演重要角色吗?

          Alexander Reitzenstein:在过渡过程中,多大程度需要新的天然气基础设施来弥补这一过渡,这是一个持续的争论。最新的研究表明,可再生能源、效率措施、储能技术和现有天然气基础设施相结合,可以在2030~2038年之间提供足够的电力。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可发挥重要作用

          记者:关于中国和德国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您有怎样的看法?

          Alexander Reitzenstein:在全球努力限制气候变化的破坏性影响并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过程中,德国和中两个重要的工业和制造业国家,同时也是国际外交中强有力的行动者────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相信,在向低碳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包括在能源领域,相互学习和分享挑战的潜力很大。两国在过渡和结构变化过程方面都有丰富的经验,如何管理这些过渡的实例(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对全球未来的努力具有很高的价值。

          此外,在发展和部署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等低碳技术方面,两国的合作潜力巨大。对于拥有庞大工业核心体系的国家来说,转型具有挑战性,但同时也为新的就业和贸易提供了重要机会。最后,德国和中国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发展领域,在可持续基础设施(包括能源基础设施)方面都有着良好的合作。例如,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投资与《巴黎协定》的目标有很多相一致的地方,这是对全球可持续基础设施的重大贡献。

           

          煤炭地区转型拥有慷慨融资补偿方案

          记者:德国政府将给予淘汰煤炭地区怎样的政策及补偿方案?

          Alexander Reitzenstein:如果德国政府批准并执行煤炭委员会的建议,到2022年将关闭12吉瓦的燃煤机组,包括已经列入计划内的关闭。预计到2030年,德国电力结构中剩余的煤电装机不及现有的一半。

          2023年至2030年期间的退出路径将在即将出台的逐步淘汰法以及政府与公用事业公司之间的补偿付款谈判中进行详细说明。

          2032年,德国政府将决定是否将退出日期改为2035年。较早的审查日期也可能是提供改正的机会,包括较早或较迟关闭一些煤电厂。这份淘汰计划得到了相当慷慨的融资和补偿方案的支持。到2038年,每年将投入20亿欧元用于受影响煤炭地区的过渡。这包括基础设施、研究和教育的额外投资,以及受影响地区的公共机构迁移。此外,如果电价因淘汰煤电计划而上涨,政府还将补偿工业和消费者。

          综上所述,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德国政府计划制定一项逐步淘汰法案和一项过渡法案。与此同时,政府正在努力提出一项气候变化法,对包括能源在内的所有部门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可执行的减排目标。

           

          记者:政府将怎样帮助煤炭工人就业转型?

          Alexander Reitzenstein:在整个过程中,工人、社区和地区的公正过渡是优先考虑的问题。虽然煤矿和发电厂依然有不到3万的人数就业,但由于间接影响(例如对能源密集型产业的影响),安置煤炭(及煤电)工人已被列为一个关键挑战。就煤炭而言,到2030年,许多工人将退休。对于其他人来说,煤炭委员会的报告建议在这些地区进行有针对性的投资,以创造新的替代就业机会,例如可再生能源、低碳工业和公共机构。

          这一过渡将得到培训、再培训计划以及社会支持计划、提前退休计划的支持。从现在起到2038年,为以上方面的投资以及基础设施、前煤矿地区再塑造、发展受影响社区经济等预留了400亿欧元。